• 2005-02-02

    酒后 - [游花浪子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1003237.html

    树杈倒立如毛细血管,窗外寒风能切开钢板。

    黑夜还是比白天温暖,夜行人不受阳光欺骗。

    吃了一碗烂肉面。

    在一本叫做北京在北的小册子看到,张楚春节后要在愚公移山演出,他并且说:可能演的不好,但已经看到了希望之光。他还说:人不能总是沉醉在“爱与脆弱”里。

    打球也打不过李成风,他动作既不标准,反应又不敏捷,但他有胜利者的气质,还没开打,我已经输了。

    阿苏卡没有输哥儿唐,是多么沉闷无聊!

    所有人都在问:唐……唐在哪儿?

    两三桌不认识的酒客,老巩和他的台湾老乡。

    三人日,带着从密克斯泡来的中学生物女教师,只一日,就宛如夫妻。

    ……

    开始和生物老师玩拆积木,色子,半个小时内喝掉两大杯扎啤,浑身酸软欲吐,忍一忍,也就忍住了。

    最后来了个西班牙人,到处指认电影海报,卡门,斗牛士,我的秘密之花……我以为探戈也是西班牙的,他使劲摇头,不,不,不,探戈来自阿根廷,他不停地用英语重复。

    三人日最后对说我:什么都好,就是太喜欢琢磨了……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