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02-07

    LULU - [思前想后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1015669.html

     

    在家两天,两天都和LULU一起顽。

    什么叫豆蔻年华?什么叫粉雕玉琢?你见了LULU就知道了。LULU十四岁,我三十四岁,中间正好隔着一个漫长的青春期。

    老梁,马情圣见了,都说一看就是我们家的人,一看就是个文艺女青年。我说那当然,她是我家长房长孙女,身材细长,头发黑,牙齿不整齐,免疫力低,都是我李家基因,只是她从母系得了雪白皮肤,比老李家人,更胜一筹。

    LULU走路飞快,和她的爷爷,我的爸爸,以及我的爷爷,她的太爷一样快。

    这三个人走路,我是一个也赶不上。

    她喜欢一个人漫步,小寨的每一个小店,她都是去过的,有时自己去,有时也跟同学一起去。她带我去万邦书吧,她说她是那里的会员,可以打八折,她常在那里闲坐,看一天书。她说那里的营业员很好,要什么书只管问,不像汉唐图书城,四五层楼的分类,让人晕头转向。

    我向她推荐诗集,她单挑了聂鲁达。里尔克,海子她都不喜,她说她喜欢充满感情的诗,比如泰戈尔。我又推荐《挪威的森林》,她翻到第一页,指着说“37岁的我”那几个字,说:他比你大。我带她看《功夫》,她只说:没想到这么夸张。

     

    我想她最感无聊的事,是自己的名字。她出生的那年,她那个双鱼座的爷爷,正痴迷玛丽莲梦露,遂为自己的第一个孙女取名梦露。她的妈妈,当然不喜这个名字,她从妇产科的住院部往外看,正好看到外面雨加雪,遂坚持要有一个雪字。LULU的名字,就成了——李雪露。这个可笑的名字,叫了她十三年,直到她长得亭亭玉立时,她的父亲,才意识到,这也许真的不是一个好名字。而这时,姓名学已成为谋生工具,取个名字,要花好几百元。她被叫做,李明轩,李亦真……而她只是不恼,好像这些名字全部与她无关,叫什么都无所谓。

    她的单纯,是世间万事万物都无可奈何,只有去自惭形秽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