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02-26

    不想/不该/不能 - [游花浪子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1034256.html

    昨天看张楚演出,虽然早退了,也已经十一二点了。一天还只剩下半个小时,除了睡觉,还能做什么?

    昨晚太扯了!不知不觉间灌进三瓶青岛,抽掉半包香烟,在无聊的等待和窒息的空气中虚度了三四个小时,纯属浪费生命。

    张楚唱了些老歌,以《造飞机的工厂》那盘为主,早退的时候,正在唱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。十几分钟后,雪松同学打来电话说演出已经结束了,要求继续喝酒。

    张的歌迷看来在99-04年这长达五年的时间里,也和张一样毫无作为,否则,掌声怎么可能那么热烈,呼声怎么可能那么强烈,这不是“怀旧”两个字所能原谅的!

    我不大明白,如果没什么特别需要的话,何不早早开始,早早结束,半个小时结束这场虚张声势的仪式。为什么一定要加入那么多暖场演出?为什么一定要撑满整个晚上?为什么不能直接走上台,跟大家说实话:我,张楚,又回来了,我给你们唱几首老歌,然后,放点我这几年喜欢听的音乐,大家喝酒,聊天,好吗?为什么不能说,我这几年没干嘛,混得不大好,你们呢?为什么要说,这几年我和家里人在一起,才感到亲情的重要?亲情!这还用说吗,用在另一种感情面前提及吗?一个人,可以反对十年前的观点,但是,你至少得拿出能表达你现在观点的理由。张楚,你的嗓子那么迷人,就算你不再厌倦生活,也不用这么讨好生活吧。你在任何时候,都是一个好的歌手,和词曲作者,没什么好羞愧的,无论这几年发生过什么,你所有拥有的,还是你的身体,你的想象力,怕什么呢?张楚。乡党。

    教训:如果有不好的预感,本能的不情愿,就一定不要去做它,行动之前,一定要先问自己,想不想?该不该?能不能?像张楚的这个演出,就属于不想,不该,也不能去的。

    今天起床后,老陈约去华都饭店饮广东茶,还见到了许久未见的他的朋友小汤。小汤和我们同年,各处都还没个着落,看他的样子,也儒雅,谈吐,也不俗,为什么也诸般不顺利呢?这个社会是怎么了?难怪老陈一直叹:豺狼当道!豺狼当道!

    向老陈讨教iPod Shuffle到底有什么好,他说了半天也说不清楚,被我逼问之下,最后只好说,这就是小毛说的,听小津安二郎说的,生活上随大流,艺术上坚持己见。

    我有些不以为然,我心说,生活随了大流,艺术上怎么还能够有什么非坚持不可的己见呢?啊?还有,各有各的生活,哪有大流可随呢?但时候不早,我得去开会,只好走了。再约老陈过两个小时谈,他们也要散了,改日吧,他说。

    开会,开完会吃面,说了很多不想说,不该说,也不能说的话,再回来,再沉默寡言,也已经九、十点了,让我先泡杯茶先,晚上似乎应该喝碧螺春。

    ……

    想起来了。iTunes放到了自慰,想起来昨晚还是有所收获的嘛,昨晚雪松介绍我认识了前自慰乐队(现叫零壹)的前贝司手贾佳(音。现为某互动公司Action设计),我似乎看过他演出又似乎没看到,不管了,反正我们聊了一会儿,他问我要了一支烟,他说 SUBS的音乐其实很老,我说我听得少不知道。其他,说了些什么忘记了,反正,相处挺愉快的,天下摇滚是一家,我从没见过一个令我讨厌的,摇滚的人,包括各种跟摇滚沾亲带故的人,如崔健所唱的,滚动的蛋、蛋、蛋……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