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03-16

    飞机上 - [游花浪子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1063888.html

    此刻,我在飞机上,当然是正在飞的飞机,再过一个小时,我就到成都了。

    我旁边坐着一位数学家,他在用和我的ThinkPad差不多的一个ThinkPad做数学题,他的屏幕上,写满了天书般的符号,他的样子,挺书卷气,我情不自禁掏出家伙,要和他比比,谁更书卷气。

    那边有一个挺可爱的姑娘,她的头发又长又软,她穿着一件非常厚的,红蓝白三色的高领毛衣,外面还套着一件灰色的坎肩,她用一只手指撑着头,和临座的一个花白头发的生意人闲谈。这场谈话明显话不投机。她用一双弯月般微笑的眼睛,期待地向我和数学家这边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身体很不舒服,老毛病,化扁,下巴两侧肿得老高,有经验的医生一眼就能看出来。而且,我的嘴唇也破了,先是上火,起皮,我嫌难看,狠命一撕,撕下来一大块皮来,至今还未愈合。

    我脱下那双我引以为荣的双层牛皮靴子,感觉好多了。

    我现在怀疑这双靴子是让我浑身着火的主要原因,我穿再少都不觉得冷。

    也可能是这几天过于忙乱,也可能是这几天都没睡好。

    我自己的身体,我还不是十分了解。

    我快感冒了,我的免疫系统正在全力抵御乱哄哄的外部世界的疯狂进攻,不知能否获胜。

    回想昨晚和今天,精神还是很愉快的,就是身体有点受不了,要是我能年轻十岁就好了,可以不惜代价地生活,我要是能年轻二十岁就好了,可以不顾后果地生活。

    前座的人挤得我几乎打不出字,数学家敲打键盘的姿势明显要比我帅嘛。不写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Haha
  • 这就是天上的致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