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06-06

    被默许的侵犯(二) - [游花浪子-外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1244615.html

    碧塔海看不到人,连个活物都少见,最多两只蝴蝶,一茑松萝,一丛蘑菇组成的“Little Kingdom”。

    然乌的林可夫机器操作起来很慢,云南的云在七月变化又很快,所以我大部分时候不得不坐在石头上等。不过我渐渐学习到观察微小事物的方法:你必须凑近才能观察,你观察的时间越长,你所能观察到的细节就越多;我还学习到:大面积的重复、变化微小的色彩,看起来会让人感觉安全舒适。比如:松林或竹林、苔藓、落叶、草海。

    可这并不是我观察事物的固有习惯,我的习惯是野蛮的、神怪的、文学的。我倾向于忽略植物的价值,抬高动物的价值,而对待动物的态度是:它是否会带来危险,如果没有危险,它是否值得捕杀;突然的光线变化,会让我觉得似有神迹;看到横卧的死树,巨石,首先想到的是比喻,到底是像一只老虎、一条龙、还是一头牛。

    然乌对文学化的比喻极为不解,他认为把石头看成老虎似无太大必要。

    我们用了一整天时间,绕湖走了一圈。天黑之前,到达一个供旅游者休息的别墅旅店。这家旅店的外观完全西式,低矮的尖顶木屋,油漆的颜色很漂亮,在湖边松树林里远看非常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亚,可惜它的设施极为糟糕,没有热水,被子是潮湿的,食物是店主习惯的,没有基本的通信设施。我们还在院子里发现了大量店主私自捕捞的一种当地珍稀鱼类。

    不过这毕竟是一家旅馆,而且,这个季节,我们是仅有的两名客人。傍晚时分,我们坐在森林木屋的房檐下,看了一会儿夕阳,喝了我随身带的红茶,趁天黑睡了。我睡了十几个小时,第二天起来,疲倦一扫而光。

    收拾收拾,一大早,散着步,走出碧塔海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最近很勤奋,才思如涌。有时候一天更新两次,并且写得越来越舒畅。----我怎么像作文老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