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07-24

    梦喇叭 - [游花浪子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1326183.html

    一只喇叭坏了。我爬起来,检视线路,发现胶皮开裂,裸露出一簇铜丝,线断了。

    我用手把线接起来,阵阵电流传入掌心。

    手掌越来越麻,连带手臂和身体,我被电击了吗?

    不可能!我告诫自己,这是信号线,不是电源线。信号线的电流打不死人。

    可是我的身体从麻木到疼痛,渐渐不可忍受。

    我被信号线电死了?!

    妈的这是什么世道?!

    这不可能!我用残存的理智逼迫自己醒来。我躺在床上,渐渐清醒,原来我压麻了自己的胳膊。

    醒来我想:我父亲从来分不清信号线和电源线,我怎么越活越像他了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