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1-10

    母亲读书记 - [看听读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1807404.html

    母亲来是六点半,我在钱柜唱完《爱你一万年》最后一句是五点半,七点半我从西站接母亲进家门是一月三号,今天一月十号,总共七天,整整一周,我才渐渐缓过神来。母子相安无事。她老人家坐在沙发上追着看《离婚女人》,我坐在电脑前开始写博客。

    母亲白天喜欢看书,我先介绍了《佛之心法》、贾平凹《秦腔》和《王映霞自传》,母亲说这佛教徒怎么宣传得比我党还厉害,又说贾平凹胡吹冒聊不正经不如陈忠实,且说王的自传去年已看过了。我给她看《新京报》,她说不如西安的《阳光报》。

    一日,母亲伏案抄《浮士德》,嘴里念念有词:

    天上他探索明星的煌煌

    地上他追求绝顶的欢畅

    而无论是远处还是近处

    都难满足他狂热的心肠

    我越听越不是滋味,觉得她这分明是在指桑骂槐,讽刺儿子我心高命贱。

    我说:妈您读了一辈子书了,也该写点什么了。

    母:是该写点什么,我写些什么呢,其实我一直想写本自传,就怕没人看。

    我:怎么没人看,我们这些儿子孙子肯定看。

    母:(斜我一眼)光给你们看有什么意思,我还想写成畅销书呢!

    我:……那您构思得怎么样了?

    母:我当乡村女教师的时候,住在破庙里,有一次下大雨,同屋从外面回来,草帽湿淋淋地就往桌上随便这么一放,我说你怎么也不甩甩就往桌上放。我把草帽揭起来一看,妈呀!一条花斑蛇盘在下面。我们跑到村里叫人,村里老人说庙里的蛇是神,不咬人。我们不信,找人来抓,却再也找不到了。晚上,我们上床,仰头一看,那条蛇正在房梁上走,光溜溜的,也不下来。我们就睁着眼睛看了一宿……

    我:挺有意思的,您怎么不写啊?

    母:我还没想好题目,名不正,言不顺。

    我:您看“挣扎”这二字如何?

    母:嗯……有点意思,在新与旧、善与恶、生与死之间挣扎,在苦难中寻找转机,在转机中又有新发现。

    我:挣扎啊挣扎,人生就是挣扎!

    母:(背着手左右摇晃)挣扎,挣扎,这两个字不错!

    我找来纸和笔,母亲重重写下挣扎二字,拿着走了。过一会儿回来说,你还有什么人的自传没有,我参考一下。我随手拿了本《从文自传》,母亲翻开第一页,念道:

    “拿起我这支笔来,想写点我在这地面上二十年所过的日子,所见的人物,所听的声音,所嗅的气味;也就是说我真真实实所受到的人生教育。”

    念罢沉思不语,深深被沈的文字所吸引。隔了很久,抬起头说:这人写得好,我看看。

    我从外面回来,她抄了其中一句给我:

    机会委屈了它,环境限止了他,自己那点自足骄傲脾气又防碍了他。

    母:像不像你爸?

    我连忙说:像!像!像!也像我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这老太太,可做我偶像.
    回复说:
    呵呵,也是我的偶像呐
    2006-02-10 20:06:52
  • 摩羯座的生日,许就是这几天吧,还赶上本命年,三轮了呢,今时今日,不知会做何感想??。。。呵呵,祝快乐!盼安好!


  • 咱妈舍沃家平挖舍地聊!稳准脆!

    不过家娃当年废毒里面那伙人和事,真有原型,真有沃些个脏CHUA事!
  • 不知道她老人家读不读你的BLOG,有何评价?
    回复邵晓黎说:
    读过。说文笔还行,但不知所云。
    2006-01-25 16:19:53
  • 令堂甚可爱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