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3-14

    帮忙与帮闲 - [思前想后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2061775.html

    十多年前,西安大南门外的劳务市场,永远聚集着成百上千的身穿黑蓝衣服的男人,但凡有主顾模样的人经过,立刻就围上来一堵人墙,默不做声地等待挑选。西安话形容成年男子曰“墙高的小伙”——当然不是指城墙,而是院墙。挑选的标准一般是身高与体量,而不是年纪。太年轻和太老的人,穿着宽大的衣服,遮掩虚弱的骨肉,跟在身强体壮者后面混饭吃。没有工具,连一根木棒都没有,有的是两个肩膀两只手。短工的辛苦之处,并不在干活的时刻,通常齐心协力,三下五除二,拍拍手上的灰,就可以拿钱了。短工的辛苦,在于忍耐饥渴和漫长无望的等待。有时刚刚打开水壶,想喝一碗水,或者,刚刚蹲下,吃包袱里的馍,有时正在痴呆呆地发楞,主顾如天神般翩然而至,不由分说:你!你!你!还有你!你!你!跟住走!主顾通常是很忙的,所以才需要帮忙,而只有无事可忙的人,才会去帮忙。

    帮闲的人,处境略有不同。帮闲者一般是有文化和特长的人,有自己的事情做,但时间又比别人多,似乎祖荫了些什么,或者暗自有什么门道,总之务必给人感觉吃喝不愁。帮闲是独处的,从来不扎堆,彷佛总在家里坐着喝茶或打盹,一有人叫就会立刻精神百倍。但帮闲一样是焦灼的,因为他其实并不闲,他只是一个把自己的时间公共化了。他和帮忙者一样,永远不知道哪一刻有人需要他。他的个人生活,因此被无限碎片化了,玄妙的是,他正是凭借自己的小和尖来观察和进入别人的闲暇呢。帮闲者和主顾的关系比较暧昧,主顾首先要给足面子,还要好吃好喝伺候,富有的主顾还可以赠以礼品,就算贫穷,也少不了奉一碗清甜的水喝。关系看起来至少是平等和长期的,甚至还有些心心相印。长辈的身份,对帮闲十分有利。这种人通常戴一副圆边眼睛,以增强说服力和好感。帮闲者在道德上并不必十分完美,但必须不露痕迹,普通人家那种叫骂厮打对帮闲者的形象是毁灭性的。总之帮闲者应着意营造一种闲适超脱之感。

    帮闲与帮忙同样依赖他的小小社会,否则他的生计将无以为继。而实际上,这种短暂的,见缝插针式的工作所得甚少,无论物质的,还是精神的。大部分时间,帮闲者与帮忙者一样,陷入对自身存在的深深怀疑中,有时连人类社会的存在也一道怀疑了,这种怀疑又在反复加剧他渺小人生的碎片化。构成生活的基础,情感啊,道德啊,统统变得虚无飘渺……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是阁下近来思考得很严肃.

    何不一试,不顾题材、结构、主题、内涵,且敲出啥就是啥。

    即使只是一句两句,假使当天状态确实不佳,比如生病,比如低落,比如懒散。。。
  • 偶像,怎么你也开始发表这种虚弱的人生感慨了呢!麻利儿拾兜拾兜渺小人生的小碎片吧,继续那别管是帮忙还是帮闲的生活,完成那虚无飘渺的自身存在吧。
  • 闲有闲的苦 忙有忙的乐 但大家一旦被纳入某种体系,调换位置就太难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