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4-11

    在异乡 - [游花浪子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2244003.html

    夜里两点,我给输哥儿打电话,他没有应答,我给阿苏卡打电话:你是小李吧,输哥儿他在吗?他没来,他刚还打电话问你来没来呢。我挂了电话,一辆出租车向我驶来,这时,我的电话响了。

    我在玛吉阿米,你在哪儿?
    我在南街附近。
    那我们就在南街见吧!
    好吧!

    我绕过幸福村,走过阿尔法,两个北京少年从里面出来,一男一女,边走边说,步态暧昧如中年婚外情侣,不远不近。那个女的很不漂亮,就是那种北京常见的,一望可知不出几年就会成为大妈的少女,她走上一个水泥柱,那个少年也走过去,她爬到他肩上,他背着她。

    南街消失后,赫胥黎的老板和老祈合作,在停车场旁边开了这家叫做南街的酒吧。那个在夜色中亮度极高的喷绘牌子模仿了喜力的红绿色风格,用汉语拼音和中文分别写着南街,而没有任何表示South Street意义的英文。

    我绕过停车场保安,走进南街的篱笆墙,生硬的音乐象一群石块,正在猛烈攻击墙壁和木门,我鼓起勇气拉开门,到处是外国人。我退出来,在小院子里要了一瓶青岛,坐下来慢慢喝。

    初春,湿气降临,雾锁住停车场的院子,树木和房屋都不高,给人一种身处南方无名小镇的亲切感,远处偶尔走过三两个脚步年轻快乐的男女,猜想是刚洗完澡的保安和服务员。

    我拿出今天还没看的新京报,借着路灯,看不太清楚。有一个外国人走过来说:

    你好吗?
    我在等我的朋友。

    他摇头表示他听不懂了,然后我们开始用英语交谈。他说,澳洲人(他自己就是),联合王国(不列颠)人,美国人,他们都只会说英语,不会说第二种语言,也不打算尝试着学习外语,这简直太愚昧了,只会说一种语言,太愚昧了。他想留下来教英文,学中文。

    篱笆外,有一对男女谈笑穿过。澳洲人紧张地问,他们在说什么?我侧耳听了一句,那个女的对男的说,你的发型太傻了。我翻译给澳洲人听,他摸摸自己的头发,很不高兴,说有一次他穿拖鞋出来,在街上被很多中国人指指点点,让他觉得自己品味恶俗,无地自容。但是在澳洲,很热,所以到处都穿拖鞋。我听他说着,不由想起十六年前,大卫在西安的夏天仍然穿着寒冷的美国东北部的厚棉靴,原来一个人虽然身在他乡,体温却还是故乡的。

    我向他解释,刚才那对男女没有在谈论你的发型,他们之间只是私人谈话。

    满脑子屎!一个外国人夺门而出,边走边说。

    而当他看到一个保安正在看他,他又解释说,我没说你,我在说我自己满脑子屎。

    陌生无聊的谈话,更加剧了我的异乡之感。我又开始看报纸。

    ……下面写不动了,感觉身体大不如前,本来想写至少三千字的。

    还是看书吧,看书是休息,写作是劳动,看书是获得,写作是付出。

    刚才去喝了一碗紫米粥,一张葱油饼,回来听了张碟,觉得还可以借着写。我想写的,我想大概是寂寞之中的温情,残酷之中的生机,总是离不开这些主题。

    我在停车场的院子里,喝到第二瓶青岛的时候,输哥儿来了,他穿着毛衣,我们在湿气很重的半夜三点钟,一起喝酒。说了些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,末了我说,

    我们走吧
    再喝一会儿吧
    越喝越冷
    那我们到里面喝

    我跟着他,走进南街的大门里,音乐声小多了,人也少多了,远远看见老祈正在扭动着圆润的身躯,我们走过去和他搂搂抱抱,彼此说些只有自己人才能听得懂的话,半是揭发,半是嘲讽,实则透着知根知底的话,记着对方和自己仅有的一些淡薄的来往,小心翼翼地试探,不放过任何可以拉近彼此距离的可能。

    我们喝了一会儿青岛,老祈又请我们喝茴香酒。屋子里有个瑞典团队,他们野兽般的大唱英文怀旧金曲,现在也许中国人也可以这样放肆地张扬兽性了,但那种机会毕竟太少,印象中,只有成功的商人,在歌厅里,偶尔才会显露出如此兽性。一个国家的经济繁荣和政治民主,是否只是让每个人能够尽可能地表现出兽性?这么严重的问题,我也想不清楚。

    我很想很想拍照,我拿过老祈的诺基亚手机,胡乱拍了几张。我的那个丢了,丢在了上海,一百万象素和夜间模式,效果其实已经让我很满意了,为了纪念那款手机,我没有买新的(说来脸红,我也没钱买)。最近我偶尔会犯瘾,借别人的手机或数码相机拍一下,再还给别人,起初我留给对方邮箱地址,希望那些照片可以在我的电脑和博客上看到,后来没有一个人那样做,我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    而现场感是无法用文字描写的,事后追溯更会变形或虚构。随着酒劲儿逐渐从我体内散去,茶的功效越来越明显,昨夜的那些晃动的人影和温情,渐渐被杀死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群居与独处 2007-04-11

    评论

  • 时光倒流,希望看看你回忆两年以后暮春的文字
  • 乍暖还寒 一切都好?!
  • 唉,你还是别拍了吧,专心写字。

    此篇甚妙,心有戚戚。。。。。
    回复四川好人说:
    手机拍照是流动的娱乐,我就要拍,我还要玩。
    2006-04-12 16:47:33
  • 我想说点什么.可是......

    那么,读字是什么?是享受吗

    狠是同意现场感之说.假若事后追述乏力或变形,不妨若干时间沉淀而浮现.
    回复三两说:
    沉渣泛起,恐是变质的恶魔,你不怕?
    2006-04-12 16:48: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