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8-16

    《都柏林人》笔记 2 - [看听读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27779978.html

    阿拉比

    这篇写暗恋的痛苦。少年之孤独,如一个死胡同。幸好有一个邻家姐姐可以暗恋,可以幻想。教士已死,爱情成为新的宗教。

    “她的身体一旦移动,衣服便会跟着摇摆起来,柔软的辫子左右飘动。”

    “……这些噪音汇聚到一点上:似乎觉得自己手捧圣餐杯,正从一群仇敌中安然穿过。”

    “这时,我的身体就像一架竖琴,而她的容貌则宛若那拨弄着竖琴的纤纤柔指。”

    爱情将少年指向远方,这次不是罗马,也不是美国,而是一个奇怪的名字——阿拉比。阿拉伯的集市,色彩斑斓,气味芬芳。一切终于有了目的,有了承诺。

    “你可真应该去看一看,”她说。
    “如果我去,”我说,“我一定为你带些什么。”

    军无戏言。少年历尽艰辛,果然去了。去了当然是结果不好。暗恋的结果,大抵如此吧。

    “我抬头注目黑暗,眼睛里燃烧着痛苦和愤怒。我感到自己是一个可怜虫,正受着虚荣心的驱使和愚弄。”

    伊夫琳

    这篇开始弃用第一人称,写伊夫琳私奔前的所思所想。伊夫琳十九岁,却已经涉世太深,她是否还能逃到另一个世界?

    “当好这个家的管家,是相当辛苦的;妈妈谢世以后,她只好照料两个弟弟,必须敦促他们准时吃饭、上学。真是琐碎辛劳的家务——艰苦的生活——不过,此刻就要远走高飞了,她却有些眷恋了。

    她准备跟着弗兰克一起去开拓新的生活了。弗兰克是一个善良、开朗、又有男子气概的人。她将跟他乘夜班船一起私奔,做他的老婆,和他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去——他已经在那儿替她准备了一个新家。”

    她先答应了早逝的妈妈,保证全力支撑这个家,她又答应了弗兰克离家远走。她把这个问题从各个角度权衡了很久。而她并不知道,离去需要冲动,“也许的爱情”,不足以支撑一次私奔。

    最后关头,在码头。“一瞬间,人世的一切汹涌澎湃的浪头冲向她的心谷。”她害怕了。

    “于是,她向他板起一张苍白而严肃的脸,无可奈何地,如同一只走入绝境的野兽。她茫然地斜视他,眼光中没有眷恋,也无惜别之情,如同路人一般。”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普米族父子 2004-08-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