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8-21

    《都柏林人》笔记 8 - [看听读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27956709.html

    圣恩

    这篇写老年生活,始于一次醉酒后的意外跌伤,终于神父的庄严警告,大意是: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而中间大段大段地关于宗教问题的讨论背后,其实在写夫妻之情,朋友之义。

    “不过,如今虽说克南在走下坡路,但在他飞黄腾达之时结交的某些朋友,还是依旧尊重他,认为他一直是一个颇有个性的人物。”

    “对于丈夫的酗酒恶习,她早已能处之泰然。他一躺倒,她就尽心地伺弄他,一再监督他早些吃饭。她想,也许别人的丈夫比他更糟呢。”

    死者

    这篇写乐极生悲。圣诞晚宴年复一年,家庭和睦,其乐融融,意兴阑珊之时,一支歌曲,引来一段往事,却有足够的力量抵消这一晚的欢愉。神似《红楼梦》第75回: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。

    “这时他见妻子正穿过一对对华尔兹舞伴向他走来。她来到他身边,对着他的耳朵说:加布里埃尔,凯特姨妈想知道,是否仍像往年那样由你切鹅肉。戴利小姐切火腿,我切布丁。”

    ……这篇佳句俯拾即是,无法一一摘录。

     而不愉快的情绪其实从开始就铺垫上了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循环向上。这是一个见花落泪的贾宝玉式的主人公,偏偏这是一个中年宝玉,眼前的一切幸福,多年的夫妻恩爱,抵不上多年前一个十七岁少年的情死。那死锐利、决绝、凄美、永恒,足以让人将眼前的幸福一脚踢开,去探索悲伤的秘密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