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08-06

    真唱运动 - [游花浪子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321167.html

    坐在bella的时候,老包忽然打电话约去汽车电影院看演出,简单地扒了几口所谓私房菜——越做越好吃了——就出发了。

    出租车沿着凯宾斯基向东,渐渐跟上了文艺青年的大部队,自己开车和打车的各半。在门口接到了老彭和他的制片。老包给老彭介绍说,这就是那个做……大姨妈(的创意人),我解嘲说我成大姨妈了。鸟导演在门口给崔健的人打电话要了八张票,一堆人推推搡搡就地进去了。

    先是hip-hop暖场,然后崔健戴着他的白帽子出来了,他好像得了阑尾炎,歪着腰身,唱得很吃力。乐队能认出来的有刘元和艾迪,一台子中年人,互相都很熟悉,沉浸在自己的小圈子里,一点劲儿都没有,而且没有架子鼓,用手鼓听起来像不插电一样。不过听到《一无所有》、《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》还是有些感动。有一首没听过的新歌《滚动的蛋》,挺有意思,崔唱成:滚动得——蛋、蛋、蛋,后面是减弱的回声效果,感觉是一个蛋从山坡上滚下去了,比滚石不沾苔藓要直观生动多了。

    后来何勇上来了,唱了个《头上的疤》。碰到老祁老祁说丫昨晚喝大了,还非让我们来看他上台唱歌。果然,何勇唱了一首歌就下去了。到了脑浊和病蛹就不一样了,脑浊是几个年富力强的瘦子满场乱跑,病蛹的主唱还是痛苦地挣扎嘶喊,每次都能打动我。可惜看不到自慰上台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评论

  • 有人说,何勇是愤青,是中国朋克的鼻祖,他自己的解释有点模糊:“其实我的愤怒里是有爱意的。”




    唉,虽然搞得象浴火重生的样子,看见何勇,我还是有点激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