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09-25

    向导 - [游花浪子-外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407475.html

    他是一名向导,只有和我在一起时,他才是一名向导。其他时候,他是康巴子弟、活佛的子民和邻村的帅哥。他赶马和烧茶的技术一般,也仅仅是会而已,认路和社交的本领还不如我,但我还是乐于雇用他和他们家的马,我受够了旅途寂寞,他也正无事可做。

    我们不骑马,马上驮着些毯子和吃食,还有我的旅行包。我们跟着两匹马后面慢慢走,一人手里拿一根折来的树枝。有时,他会突然着急起来,说还是快些走吧,天黑之前赶不到山顶的牛棚,我们就完了。于是我们一起拿树枝打马,一阵疯跑。

    这样过了三天,我们到了下一个村子,分别的时候快要到了。当晚在乡政府歇宿时,他忽然问我,他应该留在木里还是去成都发展。我说木里怎样,成都怎样。他说他不是家里的长子,不能继承家产,邻村有一家人没有儿子,只有女儿,他很早和那家的大女儿订了亲,只要成亲就什么都有了。我说这不是挺好么,只要成亲就什么都有了。他说,他们村离县城都要走四五天,一年来不了一回邮递员,没有电灯,没有电视,怎么能说什么都有呢,成都才是什么都有呢。去年,他在成都,在一个酒店里当保安,感觉发展前途还是不错的,还经常有女老板挖他。后来母亲生病,他从成都赶回来,邻村那家就催他结婚,说如果他再去成都不回来,就另寻人家,不等他了。我说,这个问题挺严重,我要想一想,明天告诉你。

    半夜,我去河边撒尿,河水哗啦啦响声很大,我想起我在北京东三环边住的时候,一晚上川流不息的大卡车声也是一样吵闹。撒完尿,我在河边坐了一会儿,思考人生问题。我从形而上想到形而下,再从形而下想到形而上,再次重温了传统与现代,文明与野蛮等好几个永恒悖论,还是没有想出任何结果,只好回去接着睡觉。

    第二天一早,我醒来时,看见他坐在床沿上抽烟,郁郁寡欢的样子。我假寐了一会儿,灵机一动就有了主意。我说,你们木里有活佛吗,他说有啊,我说那你拿这个问题去问活佛吧,活佛让你留下你便留下,活佛让你去成都你便去成都。这样谁也怨不得你,你以后要是怨,就怨活佛,你敢怨活佛吗?他说,谁敢怨活佛呢。对呀,我说,你的这两个选择,选哪个都会失去另外一个,选哪个以后都会后悔,都会埋怨自己,而人是最容易自己埋怨自己的,如果你每天都在想:我是不是选错了,我怎么那么傻呢,我当时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呢,就等于是陷入了痛苦的深渊。所以你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想办法不要让自己后悔,想办法把责任推给一个你无法抱怨的人,而这个人就是活佛。

    我知道了,他说,我想不出来应该怎么办,就问你,结果你也想不出来应该怎么办,就把责任推给活佛,要是活佛也想不出来怎么办,怎么办?活佛会想出来的,我说,否则就不是活佛了。幸亏我们还有活佛,最后他说。

    起床之后,他去套马,我坐在床沿上想:人要是只有一个选择就好了,不要没有选择,也不要有两个选择,或两个以上的选择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大器免成 2004-09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