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12-22

    苏格拉底的疑虑 - [思前想后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4111938.html

    苏格拉底对文艺抱着矛盾的痛苦心情,幸亏他小时候喜爱荷马,才不至于将诗人彻底拒之门外,他期待着诗人或爱诗的人可以证明自己是高贵的和有用的,这样理想国就可以容纳这类有魔力的人。由柏拉图撰述的《理想国》卷十末尾,他最后哀叹:

    但是如果证明不出她有用,我们就该像情人发现爱人无益有害一样,就要忍痛和她脱离关系了。我们受了良好的政府的教育影响,自幼就和诗发生了爱情,当然希望她显出很好,很爱真理。可是在她还不能替自己作辩护以前,我们就不能随便听她,就要把我们的论证当作辟邪的符咒来反复唪颂,免得童年的爱情又被她的魔力闪动起来,象许多人被她煽动那样。我们应该象唪颂咒符一样唪颂着这几句话:这种诗用不着认真理睬,本来她和真理隔开;听从她的人须警惕堤防,怕他心灵的城邦被她毁坏;我们要定下法律,不轻易放她进来。

    一个人变好还是变坏,这关系是非常重大的,比一般人所想象的还要重大,所以一个人不应该受名誉、金钱和地位的诱惑,乃至于受诗的诱惑,去忽视正义和其他德行。

    这两段话是我中午起来随意翻到的,有一语道破机关之感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北洋派儿 2004-12-22

   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