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1-10

    国家的地理 - [思前想后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489698.html

    单之蔷大概是把自己当成国家领导干部,至少也是联合国某计划署的负责人,接连翻看两本《华夏人文地理》、《中国国家地理》,但见上面都是他带领团队奔赴祖国大江大河、少数民族地区的匆匆身影,步履是忙乱的、凝重的,文字是指点江山的、激扬的,队伍是团结的、进取的,成果是丰硕的、有历史意义的。

    其实他的文章写得是不错的,尤其是关于走婚与一妻多夫制的那个专辑,几乎是把他自个儿受到的历史唯物主义、辩证唯物主义教育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教育发挥到极至,如果再扯上《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》就更深刻了。

    单总编的的观点(让我来替领导总结一下)是:

    1,走婚和一妻多夫来源于古远的女性文化,也就是唐代记载的东女国。

    2,走婚的成因是没房子没地没法分家,只好兄弟姐妹各自不嫁不娶,守住祖业。

    3,一妻多夫的成因也是一样,没房子没地没法分家,只好兄弟共妻。

    大概在单总编心目中,少数民族地区总是贫穷落后的、寡廉鲜耻的,汉族总是地大物博的、历史悠久的,否则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。其实数年前,有个姓和的纳西族女研究员已经精炼地表达了类似的观点,叫做“生存和文化的选择”,和女士是马列主义加述而不做,书里面主体内容是“摩梭母系制及其现代变迁”,议论的成分很少。

    同样一个问题,列维-施特劳斯的中国弟子蔡华博士,毕业于罗彻斯特大学的翁乃群博士,伊利诺伊大学的施传刚博士,还有曾执教香港中文大学的周华山博士,见解就可爱的多,人也显得可爱的多(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,若有兴趣可另文讨论)。我想我是有幸遇见这几位并“亲切交谈”,才不至于在四年后,被单总编的奕奕神采所迷惑。

    我现在经常想的是,为什么2000年前后大家都在云南,都去泸沽湖呢?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