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4-20

    与吴欣聊天 - [其他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5090908.html

    W: 有时,我觉得我这是在和一个美国人聊天。
    L: 说中文的美国人和说英文的中国人。
    W: 没错!
    L: 最近遇到一些在美国呆了多年的朋友,大多保持着出国前的本色,反而留在国内的朋友想法变化很大。
    W: 我猜是因为美国文化强调自我,所以我们在努力发扬自己的本性,而中国人现在崇尚新概念,多变,机遇和挑战,这些反而比较接近现代艺术的概念。我觉得现在中国比现代艺术更前卫。
    L: 现在你们对杜尚怎么看
    W: 这说来可就话长了。简短截说,我喜欢他玩弄概念和反概念。在他那个时代,他打破了很多界限。要知道,打破界限是很难的,打破界限之后的胡闹是容易的。
    L: 近几年,时常觉得好像处在二十世纪的废墟上
    W: 你比我更有感触。你应该知道,在我的理解中上世纪四十年代之后世界是一片瓦砾,八十年代有一次比较短暂的重建。但目前我还是很难看得到,当代人类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到底是什么。
    L: 这个重建工作还没有什么眉目看起来目前?
    W: 因为没人想要重建,我相信人只有在最黑暗的时候,才能看到光亮。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王小波。
    L: 喜欢他的文章 小说觉得一般。
    W: 他不是一个作家,他是一个思想家。
    L: 我觉得他开了一代风气 但开得不够开
    W: 他不大懂得怎么写,怎么编排,但他认识到他需要表达,他就表达了。
    L: 但还是要有足够的艺术再现、创造和审美能力
    W: 以我的理解,他只是开始睁开眼睛看世界,但他远远没有到找到答案的阶段。
    L: 我觉得他有些能力不够,虽然他要表达的东西基本没错。
    W: 完全同意,我能看到他的精神,赤裸而不畏惧赤裸。
    L: 现在很多四五十岁的人也开始自称公共知识分子,其实他们和王小波都是差不多大的一辈人。 所以王小波应该还是有很大一个人群的基础,他不是一个孤立的人。
    W: 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的知识分子在努力寻找人类的精神家园,而不像现在的很多人只在乎名利。
    L: 二、三十年代海归们对国家比较有想法,现在的海归就缺少那种精神。
    W: 我不是反驳你的观点啊,但现在大部分海归都不是人文学科的,百分之九十九是理工科学生。
    L: 你想得挺明白的,应该回来教书。
    W: 我也有这样的想法,不过我现在的工作也还行。我在大都会博物馆的老板虽然不大喜欢我,她认为我太逻辑,不过她还是放手让我去照自己的想法去做。我有很多时间在波士顿,还有很多时间在中亚那些地方转悠。我的旅行生活大部分情况是,我坐在一辆破车上,旁边几个当地人,我看着外面的戈壁,好几个小时一言不发——思考。有时候我自己驾车穿越沙漠,想着自己随时可能会死,反而不怕死了,呵呵。
    L: 你回来吧,中国更需要你。

    注:吴欣原文为英文,此处做了适当翻译和整理,并有删节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