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2-06

    Home Sick - [游花浪子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529867.html

    一天,我给父亲打电话,告诉他一个电话号码,他答应了一声,起身去拿通讯录和圆珠笔,然后回到电话旁,热切地说:你说吧!我能想象出他微笑,侧头,戴着老花镜,用圆珠笔敲打桌沿的样子。

    我一遍又一遍重复,像他从前教书那样,一遍又一遍,直到彼此确认他记在纸上的内容,和我所说的内容完全一致。

    我的父亲,曾经拥有惊人的记忆力。他的拿手绝技就是在新学期开始第一堂课,让每个学生自我介绍一番,起立,坐下,再以后就能直呼其名,无论在教室、走廊还是操场。那些新生听到一个自己都还没有记住名字的老师在叫自己的名字,每次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  如今,父亲似乎连自己记忆力好这件事情,也忘记了。无论我说什么,他都说等一下,我要拿本子记下来。他也不再骄傲于奶奶能记住家里每个人的生日。

    他此刻,还在和奶奶为晚饭吵架么?妈妈又在劝说么?还是他们谁也不理谁,父亲在看报,母亲在看电视剧,奶奶坐在床沿发呆……

    靠!想家了……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最近时常梦到一些人,想了。。。
  • 我也想家了,尤其看到大街小巷的圣诞树,我知道这离过年不远了,可是我回的去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