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2-22

    北洋派儿 - [游花浪子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551302.html

    昨天不停被提醒吃饺子,上午我和一个人争了半天,我认为12月22日是冬至,对方认为是12月21日。我的四时观念是这样的:

    3月21日,春分

    6月22日,夏至

    9月23日,秋分

    12月22日,冬至

    这个公式,我背了二十多年了,自以为十分完美,春来早一天,秋来迟一天,夏冬不迟不早刚刚好。怎么今年冬至就改成了12月21日了呢?难道这世界还不够乱么?什么时候改的也不通知一声。

   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,饿得发慌,起因是冰箱里的火腿片馊了,面包也忘记买了,导致我的面包牛奶火腿蛋计划破产,不理想,毋宁死,我心一横,决心就不吃早饭也不吃午饭了。不料撑到四五点钟的时候,非常非常想吃饺子,饿得时候,饺子还是很好吃的。

    一番安排之下,终于在六点半左右吃上了。到底还是亲人亲,给安排的是一个我从未去过的领导干部们聚会的秘密据点,就是去了可以直接对服务员说,给我包二两饺子,给我炒盘莲菜,给我熬点大米粥……那种看似家常,其实透着大户人家气质的地方,追到根儿上是“北洋派儿”,旁边有段祺瑞政府可以证明,但具体地址我不能说,看我博的人,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,以后都跑到那去,给我包二两饺子,给我炒盘莲菜,给我熬点大米粥,成何体统?!

    我得意洋洋坐上一块六的出租车,去吃饺子,路上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,我总是在志得意满的时候给妈妈打电话。

    我妈劈头就问:你有饺子吃吗?

    我答:有啊!我去外面吃。

    我妈:冷霍霍的还往外跑,哪有家里的饺子热乎。

    我:都是现包现下,都是热的。

    我妈:你爸说,太乙宫的雪一尺多厚,城里的雪也有一二寸厚了。

    我:北京没下雪,下雪也坐不住。

    我妈:你这么冷还在外面吃饭,我给你做饭去?

    我:不用,快过年了,我过年就回去。

    我妈:过年还有四十九天呢,你这四十九天怎么过呢?

    说罢哽咽……我连着安慰几句,慌忙挂了电话。

    那地方的饺子还是很好吃的,皮和馅都好,几个菜都还地道,老梁还点了盘蝶鱼,我问什么是蝶鱼,老陈作扇翅膀状,说是深海里的鱼。我说怎么有甲鱼味,老陈忙制止说不至于不至于,还是和裙边差得远呢。

    老梁老陈老马小罗卜头,两对人,加我一个光棍,说了一会儿检查身体的事,说了一会儿小时候的事,喝了茶,啤酒,玉米粥,又转到阿苏卡喝酒。

    刚坐下,又有人找我谈创意,我只好一顿瞎掰。两对璧人觉得冷,坐了一会儿都走了,再过一会儿,谈工作的人也走了,阿苏卡只剩下我一个客人。

    我又要了杯扎啤,和服务员小张小王打了会儿球,也走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