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4-12-29

    漳州水仙 - [游花浪子-外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onelysands-logs/559542.html

    厦门离漳州很近,坐客轮很快就到,厦门的小饭铺里,常见插着一丛丛的漳州水仙,凑近去闻,反没有我在西安家里的香。

    二十年前,也许更早以前,西安的冬季花市上,就有卖漳州水仙,卖水仙的人同时卖陶瓷钵盂、海贝、雨花石,当作花盆与花土,卖给养水仙的人。

    阳光也许是一样的,空气和水,是绝对无法移植过去的,因此,西安养水仙的人十分辛苦,要日夜操劳,才能模拟出福建东南沿海的气候。不然,这水仙就会只长叶子,不开花,如一把蒜苗,太长还会夭折;或者,相反的情况,嫩绿的叶子末梢,很快被干热的空气灼伤,花蕾也被烤焦,薄脆如纸。

    我小时候,家里每年都养水仙,冬至刚过,父亲就翻出紫红色椭圆形的陶盂,我记得上面阴刻着君子兰的图案,还有从青岛带回来的海贝,从南京带回来的雨花石,都一一洗干净,摆好,刚刚从镇上买回来的几头水仙根茎立刻被供起来,此后,不断换水,太阳出来的时候搬出去,太阳落山再搬回室内。

    功夫不负苦心人,不几天,就长出嫩绿的叶子,这嫩生生的颜色在西北的冬天实属罕见,更不用提花朵的洁白与鹅黄,还有浓郁的香气。春节来拜年的客人,诚心诚意地赞我家的水仙养得好,想是也养过失败了,或是无法准确地控制花期。他们不知道,父亲是经过十几年的反复试验,才有今天的成就,只不过那些失败,早已被人淡忘了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