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2-11

    还有没有布瑞弗 - [其他]

    这半个多月,不慎加入奥美出名的摩羯替母做弗瑞,四个工作狂星座的人在一起,互相没个提醒,越做越累,越累越做,如此恶性循环,劳而无功,头痛愈裂。自二千年和桂枝雪松(此二君皆是摩羯座)各自单飞以来,还从没有因为工作的事情这么累过。而工作并不顺利,不禁置疑起自己赖以糊口的专业来。发短信向杨霄求证:

    我:广告公司真的已经没有布瑞弗?

    杨:有吧 ……

    我:有就好,这是信仰问题。

    杨:在我看来布瑞弗是广告公司的一切,前段市场分析数据、后端创意都可以外包,而布瑞弗则是反映了各家公司的特色。

    我:是啊!客户一直也在追问,为什么找了号称最好的广告公司,却迟迟拿不出自己的观点和判断。广告公司毕竟不是顾问公司,必须勇于提出决定并对此负责。

    杨:不写布瑞弗就意味着用创意来反复试探客户要什么,这样的做法不可接受,因为创意是公司最贵的成本,从财务上来说是极其荒谬的做法;不写布瑞弗是把责任推给流水线后道程序的创意,是可忍孰不可忍?!(最后一句牵扯人名略有修改)

    我:你的回答对我很重要。记得当年……

    (以下删去怀旧牢骚短信数条)

    杨:这里面有更多深层次的原因,你看看谷歌的关键字广告,以及网络上到处飞扬的挂旗广告,这些哪里用得着布瑞弗?现在是“到处存在”的意义大于“观点是什么”的时代,有概念的创意还会存在,但越来越是奢侈品,大量的东西还是提醒式的酒幌之类的东西。这也跟目前市场上的品牌大多进入成熟期有关,需要传播新概念的品牌越来越少。而在网络时代的初期,用户如何、以及在何地接触到一个讯息,往往重要过讯息是什么。

    我:你说的很透彻!新媒体,新市场,打破旧秩序。新浪潮,新人类,淘汰旧信仰。不知出路何在?

    杨:有三种人。一是沉入海底的沙子(好像在说我lonelysands),新的浪过来已经与他无关了。二是混过浪头的人,即便本人的资质平平(只懂得凫水),也能侥幸被浪冲向岸边,如今网络上的新贵即是。还有一种人,就是我们曾经说过的“弄潮儿向潮头立,手把旗杆脚不湿”,不好也不坏。

    我:前途未卜……我只知: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。

    杨:前途尚未卜,往事已如烟。似乎要这么说了现如今。

  • 本来已经穿好衣服了,只等奥美的电话一来,就背上书包去开会,但最后电话还是没来。全身披挂——只有脚上还是棉拖鞋,坐在窗前的太师椅上,讪讪地等了一会儿——它就是不响。不觉就有些讪讪,自醒了一回,想不出有什么做错的地方,遂脱下外衣,索性喝起茶来。

    总是些钱的事情搞不定。我总想在生意场上讲一诺千金,可如果一诺千金了,还怎么讨价还价?还是搞不懂,生怕话说得太硬得罪了人,跑到网上去问邱胖,他三言两语帮我解了,又劝我不要太软弱,否则自贬身价,以后大家都不好混了。他如今也烦不过,从奥美打将出来,要自作主张。我说十年一剑,你九年多了都忍不了么。他说忍不了,这次忍下去,以后就没勇气出来了。我担心了一番,鼓舞了一番;他表白了一番,励志了一番,两人都无话可说了。

    插空把新买的张爱玲小说集《郁金香》拿来看了几页,这个集子说是陈子善编的,收录五十年代以后的中短篇小说若干。其中《色,戒》故事最好,就是写得太紧了,一件事想了三十年,都想干巴了,如风干的腊鱼,大形状和纹理都在,味道也变了,只能用来下酒就饭了。上网查了查,原来这事是真有的,那个侠女也有真人,看她的事迹,比张所写的,更惊心动魄,张把这人写得小女儿气了,人间烟火气了,逼进了千古的人性,却失却了历史的真实,好像干将莫邪成了假人。不过张在语言上也是有贡献,看完绕梁三日,没自己调调的人,容易被带着走(我这会儿写字似乎也被拐带了)。想当年男学王朔,女学爱铃,语法都变了。

    又看了几篇英文版雷蒙德卡弗小说,也是看了开头。美国文学也是在语言上获得了突破,从马克吐温开始有了美国英语一说,一直迷惘的一代(爵士时代)垮掉的一代(摇滚时代)下去,到八十年代雷蒙德卡弗这一代,已经堪称优美了。

    看书中间接了不少无谓的电话和短信,把这一天变得繁琐了。但没有这些打扰,恐怕也不会做什么吧,一天愣生生过完。好坏只是自己心里感觉不同吧。

  • 2006-08-15

    赵小姐 - [思前想后]

    整理书房,散出两页纸,展开发现是十年前为IBM写的广告。稿子做出来在奥美和IBM传颂了一圈,没被刊登,被收到夹子里了。应该也是夏天吧,那是还不大懂得什么是广告,但故事早就会写了,不假思索,一挥而就,字迹还算清楚,涂改也不多。现在又不会写了,要重新学。还是收录在博客中比较好,一可炫耀,二来好找。

    310办公室的故事

    赵小姐一出现,即吸引了所有的目光。无论从哪方面来讲,她都是男人们心目中理想的妻子或情人。没过多久,办公室里的单身男士们就拟订了各种计划,并立即找到了接近赵小姐的最佳时机:公司唯一的一台激光打印机交由她掌管,所有做好的文件如需打印,要存在软盘上再拿到赵小姐那里去打印。在一段繁琐的读取,排版,打印过程中,大家可以抓紧这十几分钟时间向她各施手段,大献殷勤。可是,两个多月过去了,赵小姐还是一如既往,对每个人都面含微笑,不厌其烦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要成功了,但离约会却总像是差那么一步。赵小姐到底会爱上谁呢?大家在心中猜测。

    就在“多情公子”王林宣称再有两个星期即可约会赵小姐的时候,公司作出了网络化办公室的决定,只是一台IBM PC 310服务器,就让公司里的七八台电脑联了网。结果,打印文件都可以在自己的座位上完成,而且不用花时间等。这下,方便是方便了,唯一接近赵小姐的机会突然消失了,所有的计划就此搁浅。难道注定没有人能独占花魁吗?故事并未结束……

    一向沉默寡言,不屑于大家为伍的林自清突然一鸣惊人。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到周末下班后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赵小姐跟他去看法国电影。这个该死的林自清到底施展了何种手段窃得芳心呢?过了很久,大家才知道答案。原来他找到一条秘密通道,不动声色发起了猛攻。那就是通过互相联系的310办公网络,在每周的工作报表后面,附上一篇才华横溢的情诗。他们表面上不动声色,其实已通过310暗渡陈仓“网”来多时了!

    唉!就像有了电话,人们见面越来越少一样,先进的技术悄悄改变着我们的生活,有人欢喜有人愁。但话说回来,这只不过是生活中一朵小小的浪花而已。在我们310办公室,工作的确更有效率,更有秩序。310办公室的故事,说也说不完,欲知详情,请电询IBM。

    抄完又看到鲁迅《帮忙文学与帮闲文学》:“有人说文学家是很高尚的,我却不相信与吃饭问题无关,不过我又以为文学与吃饭问题有关也不打紧,只要能比较的不帮忙不帮闲就好。”大概说的就是这类。

  • 2005-01-22

    欲望与方法 - [思前想后]

    前两天小小的工作了一下,发现自己还是那么不喜欢工作。怎么说呢,主要还是不喜欢跟人打交道,尤其是非亲非故的人,看见他们我就紧张,或者谄媚,举止行为轻佻,事后追悔不已。

    其实那些工作一点也不难,收入也可观,但总要见人,总要说话太烦了。真不知道前些年上班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。想起来,工作的地方越大,人越多我越怕。那些小单位、小组织,我勉强还是可以适应的。

    我有个顽固的观点,四五个以上的人,是绝对无法密切合作的。四五个以上,就是机器与机器的合作,而不是人与人的合作了。

    人有五个指头,摇滚乐队五个人以内,这就是我的根据。

    看到一个人,我就开始想象,他父母的样子,吃饭的样子,赤裸的样子,小时候的样子,衰老的样子;他是什么地方人,受过什么教育,想成为什么样的人……

    我还喜欢注意别人的生理缺陷,比如,这个人的酒糟鼻,那个人的小兔牙……

    也会注意幽深的黑眼睛,坚挺的鼻子,麦芒般刺激的长睫毛……

    还有人的穿着佩戴,书包太旧啦,怎么都穿咖啡色啦,这么老还化装啦……

    人的口头禅,习惯动作,身体比例,疾病……

    而随便开一个会,至少有七八个人,搞不好有十几个、二十几个人,我怎么能不精疲力尽?我曾经提醒自己,看一个人只看头衔,科长啦,局长啦,处长啦,老总啦,副总啦……但是每次都失败,随便一个怪音儿,就能把我的注意力吸引过去,忘了自己正在面对什么样的局势。

    工作中,我看不到边界,期限和潜在目的,世界的表象已经足以让我震惊,目弛神迷。

    到底是没有欲望还是没有方法呢?

  • 2004-08-31

    水碓子的春天 - [照片]

    九九年春天,没事常在公司周围的小区转悠

    看到自以为有意思的就拍下来

    这些人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,简直做梦一样

    树刚刚长出嫩芽,这个人在阳光下修房子

    虽然住得很近,还是习惯于坐出租车上下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