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7-09

    爱情三题 - [思前想后]

    1,见好就收

    遇见美好的人心生爱慕是人之常情;竭尽全力收藏之,使之避遭损毁,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  回归词语本意,如果自己所作所为有损那个美好之人,最好立即收起爱心,放之山林。

     

    2,当局者清,旁观者迷

    在爱情的过程中,当局者比一切旁观者都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

    如果说,爱情是一种私密的肉体活动,则旁观者无法洞悉其中奥妙;

    如果说,爱情是一种发源于内心的情感活动,则旁观者无法进入情感的核心和主体。

    旁观者迷还有一层意思是,通过旁观来摹仿、习得属于自己的爱情法则。

     

    3,美式爱情喜剧电影的三一律:

    最后一刻:事情总是要到穷途末路,主人公经历种种情感波澜,才能发现爱的真谛。

    一番表白:主人公像竞选总统那样当众演说,承认错误,求得原谅,并重新表达爱意。

    挽回一切:无论对方已买好机票,还是正隐居闹市,都能够被眼泪和掌声所打动。

    具体例子不再一一列举,有类似观影经验者自会明了。

  • 电影频道放《特洛伊》,忍不住又看了一遍。期间被广告数次打断,还是忍着看完了。看完已一点多,心满意足地睡了。没有理由不满足,英雄长存,恶人被惩罚,年轻人还有出路可走。两个小时把我小时候一直没看明白的故事讲清楚了,粗俗固然是粗俗,也没有看见一个神,但还好有些礼崩乐坏的意思渗在里面,这还不够么。

    阿伽门农讲霸道不讲王道,特洛伊国王偏爱幼子,赫克托小心谨慎,不再信神,其他人都幼稚软弱,只有阿喀琉斯,一个完美的人,天下无敌,热爱自由与思考:他已经知道,只有一场足够伟大的死亡将让自己名垂青史;他还知道,神会羡慕人,因为人有生命,死亡时刻降临,活着或死去,这是多么幸福的事。他临终对女祭司说,我征战一生,你给了我宁静。

    顺便想起,有一个安全套的牌子叫特洛伊(木马),这个比喻真是嘲讽!

  • 演他老婆和他妈的那段是什么意思?

    这个片子不是情节性的,每个镜头、段落都有很多意思。

    啊?就是复杂的不行?

    号称:隐喻的狂欢,符号的洪流。

    那咋办呢,我就这么不懂不懂了?

    你当情节剧看就好懂了。

    恩,你就是这样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的?

    我就是当情节剧,明信片看的。

    那你怎么还全懂了?

    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一个一个琢磨的话,肯定能琢磨出来的,但我懒得琢磨。

    恩,你不喜欢这个电影?

    不那么喜欢这个导演,比较刻意觉得。

    哦,好高深啊,刻意我都没看出来。

    那你完全上当了。

  • 2007-09-28

    康美地 - [看听读]

    我的架子上大多是我喜欢的文艺片,也有一些我不喜欢,但名头太大也许以后会喜欢的经典片,唯独没有康美地(Comedy)。其实我买过看过的康美地,不知道要比文艺片多多少,但不好意思摆在面上,慢慢都扔掉或送人了。文艺片是文艺青年的接头暗号,这和车房青年、爱踢青年、军事青年和国学青年其实没什么两样。我现在已近中年,终于好意思说,其实我私下里的最爱是康美地。

    我所说的康美地是比肥皂剧更真实,比文艺片更实在的小成本电影。八十年代我曾由父母带领,在露天场所看过一些国产康美地,比如反映城市生活的《他俩和她俩》,反映农村生活的《喜盈门》,以及苏联康美地《战地浪漫曲》、《办公室的故事》;九十年代以后,我也看过数不胜数的港产、英美产的康美地,恕不一一列举。反正它们助我度过了无数有滋有味、真切美好的时光。

    康美地是健康美好之地,不是“没有糟心的事”,是即便有很多糟心的事,还能甘于踏踏实实的生活;即便有梦想和谎言,也不真的伤人自尊;即便有矛盾,也都是人民内部矛盾;即便粉饰太平、麻痹人民,也还算贴近生活,反映人民群众喜怒哀乐——和谐社会没什么不好,如果不流于空谈。康美地比较接近我的人间理想——不是人间烟火,却是真真切切的人间。

  • 2005-11-22

    再见霸王 - [看听读]

    昨看全本《霸王别姬》(陈凯歌嘎那金棕榈版)看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感觉类似于吃了一顿有鳖又有鸡的麻辣重庆火锅。看到文革一折,同门兄弟互相揭发,恩怨全写在脸上,忽觉四周一片寂静寥廓,倒也落得干净。鼎盛近二百年的国粹京剧一朝亡于文革,末代传人程蝶衣文革后选择“自个成全自个”,以后再没有“人戏不分,雌雄同在”、“风华绝代”、“不疯魔,不成活”,这也没什么,只可叹四十年快过去了,新文化并未在小四儿欢呼雀跃下诞生,那些苦,算是白受了。

    以前曾看过一次不完整的陈凯歌《霸王别姬》,当时就觉得文革一段好,再看还是那样。

  • 2005-06-01

    ......其后 - [看听读]

    早八点起床,写一些内容提要,中间马桶坏,叫工人来修。

    中午头晕,看《其后》,停了几次看完,终于头痛。

    小睡片刻。

    上网查夏目漱石,头又晕,又一个倒霉蛋儿。

    预备做一个月广告。

    以后,以后再说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5-05-29

    多多少少 - [游花浪子]

    昨天见了很多高人,聆听了很多高见,最后差一点跟去北兵马司(我听成了BABY FACE)的一个大宅门Par一晚上。还是回到阿苏卡比较舒服,毕竟是主场嘛,都是自己人,喝一口扎啤,气定神闲。

    晓春带来一对瑶族姐妹,后来一问才知道是为了加十分考民院冒充的瑶族。姐姐的眼睛很吸引人,仔细一看果然有诈,不仅是左眼大右眼小,而且左眼单右眼双。为什么怪怪的人,总是更有吸引力呢?

    晓黎让一个安徽来的作家画“爱的坐标”,他看起来流氓极了,真不知怎么混进的作家队伍,竟出了一摞书。画完了一看,他是阶梯型的,不过现在也已经在深渊里了。孙导演于是强烈建议加上负轴。

    孙导演说起了一个男人一生可以进行多少次性生活的问题,他见过一个意大利老头,自称在一年时间内,每天五六次,我们都不信,但晓春认为有可能,他还说了一句让我们心惊肉跳的话:“这个世界是守恒的,有人多,就有人少”,大家听了默默不语。

  • 2005-05-20

    黑暗面 - [思前想后]

    《甜蜜的生活》今天分三次看完了,很容易看,好像是在镜子里端详自己。

    《星战前传》今天也看完了,99年到现在,也是分三次,也很容易看,讲人的成长。

    吃完宵夜,正是黎明。

    二十世纪终于过去了。

    但愿如此。